今天上班路上,莫名想起了《奋斗》里的一幕,朱雨辰演的华子,在出国考察项目前将女朋友托付给商业合伙人,结果回国归来,女朋友变成了合伙人媳妇。

华子将二人怒斥一番后在大雨中夺路而逃,合伙人(没记错的话是零点乐队主唱大光头)追出去求他原谅,然后俩大男人相拥痛哭,华子在雨中怒吼道——

“去他妈的爱情!友谊万岁!”

然后我知道,该更这一篇了。

芸芸众生,奋斗不似《奋斗》

当年看《奋斗》时还未离校,看着华子这段,寝室里一群傻小子围在电脑前“咯咯”笑。

我其实到现在也不是很明白,他们在笑啥。

而时至今日,我大概才逐渐能猜出,编剧安排给华子的这一声怒吼,究竟夹杂着怎样的矛盾。

在你境遇并不好的时候跟你一起合作的兄弟,在项目成功了跟你女朋友好上后没有逃避,主动过来跟你解释求你原谅,那么在做其他的无端揣测前,两点基本能确定,这一男一女,男的心里有你,此前被你称为女朋友的这人甭管有没有你,最终也放弃了你。

接下来的,是成年人的选择题,为了不让自己自绝于天下,二者你必须选择一个原谅,不错,其实在你原谅了一个的时候,也就自然原谅了另一个。

当然,这时候“龙王赘婿”或者“歪嘴战神”的台本是另外的剧情,现在想起来,当年会出现这种场景的只能叫“网络小说”,不能叫文学作品。

没错,在我看来,华子选择的原谅是一种妥协,实则我们仔细品味编剧给《奋斗》中三人安排的结局,最终都是通过“妥协”这样一种形式,当然,不同表现形式,用以向外宣告,他们青春的故事走到了终点,成人礼正式结束。

为什么是“妥协”?怎么就需要“妥协”了?不“妥协”不行吗?

如果要弄清楚这些问题,我们就先需要了解“妥协”从何而来。

华子和露露(跑了的女友)在剧情里感情是很好的,但有个矛盾始终存在,就是华子出身一般,而且从毕业后就开始各种尝试做生意,露露的家庭环境不好,还有弟弟要供,有老娘要养,所以二人实则在马斯洛需求层次上连基础的生存都没能满足,面对华子的“奋斗”,露露生活在恐惧中。

刚毕业的大学生,不成功才应该是主旋律,这个道理毕业不久的人自然体会不深,而毕业久了,真正让你明白的就是切肤之痛了。这种痛苦,才会让你认真审视自己过去的选择是否合理,重新评价自己的能力,重新定位自己的目标、位置和欲望。

能承受已经失去的这些东西吗?能承受未来持续失去这些东西吗?是在现有环境下尽快止损,还是在这条看不穿迷雾的道路上继续前行?是承认自己的力所不及而低头求援,还是继续抱着玉碎瓦全之心挑战巨龙?

大家觉得“妥协”是个贬义词吗?或者换个说法,当你说出准备“妥协”的时候,会有屈辱感吗?

不用告诉我答案,你自己知道就行。

华子的故事,抽象出来,也就是职场的故事,对一些朋友而言,甚至连抽象这一步都能省了。我们在公司、在社会中向上攀爬的每一步,都应对着等价交换原则。部门只会有一个领导,那么寄望升迁的你必然会面临曾经友好同事的态度转变;一天只有24小时,你如果希望能比人业绩更好,只能在这24小时内压缩非工作时间;一年只有365天,你希望能在社会上享有更高的地位,能留给父母的时间也便会越来越少;人并非生而平等,为了弥补你和含着金钥匙那群人的差距,趁你还能玩儿命的时候,就真的没啥功夫出去玩。

在起初,只需要嘴嗨而不需要作出取舍时,你面临的叫“选择”;

在最终,近十年的账单放到你面前,需要真金实银结账的时候,你面临的叫“妥协”。

小孩子才做选择,大人根本没得选。

在经历过之前,你的执着如果源自于文学或者影视作品,我断言它一文不值;

在经历过之后,你的执着源自于你的无路可退,那么它就是你人生的里程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