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个朋友,是真的朋友,不是我

这个朋友嫉恶如仇,喜欢抱打不平。不过,他的抱打不平主要是面向zf部门的。

我粗略知道他的几个事迹,比如他妈妈摆过地摊,没少受城管的欺负,为此他曾经多次写文章讽刺这件事。多说一嘴,他的文章写得是真棒!再比如,他曾去市政府反馈过问题,也曾来北京反映过问题。

最近,他又在反映问题。

这次反馈的问题是公路。从他家出来的一个十字路口,有红绿灯,但是没有监控,所以很多运输车都闯红灯。这肯定是不安全的,于是他打电话反映了。不过,这个问题没有解决。

然后他又反馈了另一个问题,还是从他家出来的一个路口,绿化带的设计不合理,导致转弯的路口很窄,转进去反而宽松了。并且这个路口没有指示标志。如果对地形不熟,很容易错过。

他这次反馈了市长热线,没想到工作人员的态度,怎么说呢,你懂的。我这个朋友就很生气,于是就质问了几句,可是电话里根本不在乎,直接给他顶了回来。

市长热线里的小姑娘,个顶个的都有道德洁癖。你喊?你喊什么喊,没素质。

我在群里听说这件事以后,想起来我唯一一次打电话的事情。

那是2017年,正在开lianghui,我闺女也在这个时间出生。我家后面是一排正在盖新楼房,lianghui期间嘛,肯定是要停工的,于是这家正在盖的新楼房选择半夜施工。两台挖掘机在那乌拉乌拉的挖土,是不是还有一辆大车过来拉走。

太吵了,吵的我睡不着。

17年,我已经在北京工作四年了。首都的良好投诉体系让我拿起了电话,先拨到环保局,环保局说不归他们管,让我打城管局。城管说也不贵他们管,让我打110。110说这件事你给当地派出所打电话。派出所说这属于环保,你需要打环保局。我绕了两圈,没有解决。

第二天晚上,依旧施工,又绕了两圈,还是没人管。

第三天,我打了市长热线。里面的姑娘问我是哪个小区,我说了名字,对方说地图上没有这个名字。我说在那条路那条路上,对方说,必须说小区名字。我说我说了啊,对方说没有啊。于是我就描述,周边有什么建筑,有什么车站等等。对方说,小区叫什么名字。

我气愤了,说了句卧槽。

电话里说,你文明点。

17年到20年,3年多的时间过去了,对方还是非常有道德洁癖,耳朵里听不得一丝污言秽语,所不同的是,我朋友打电话的小姑娘,声音好像甜了一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