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括要落笔的现在我都在犹豫要不要写这篇。

起初我想给文章起名“照妖镜”,所幸自己还是知道不能在情绪化之中写字,否则极有可能文字本身洋溢的情感会与希望传达给大家的意思形成一个十分可笑的反差。

先给大家讲几个我编的故事吧,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1、疫情还没爆发前,你和一个来自武汉的老朋友晚上匆匆见了一面,你俩是当年一起吃过苦的至交好友,你对他十分信任。第二天全城开始查找密切接触者,你心里不踏实,给他打了个电话问他是不是有可能感染了。他出于恐惧让你不要提起他,说他根本没在武汉待多久不会染上,让你也不要担心,就说没见过他。现在居委会工作人员问到你这里,你也担心自己说见过他之后,要面临全家甚至邻居都跟着被隔离,那么,你会帮助朋友骗人吗?如果事后你真的被感染了,未来准备如何面对这个朋友?

2、疫情爆发期间,你身处疫区之外,停工停课,每天看新闻刷微博,越看越觉得这个国家为何如此不堪,封省封城这些一句话的事也办不了,那么多无辜的人正在死去,主管机关却只知道欺上瞒下。随后与一群痛斥不作为的四个新朋友进而相谈甚欢,然而你却不知道,他们里面一个是未成年人,一个是早年受挫后一心报复社会的反政府主义者,一个是台湾人,一个前两天刚通过倒卖科比的球鞋发了一笔小财;

3、身处疫区的你,网上骂人不解气,开始设法在隔离的时候跟邻居们隔空吼话聊天,喷天喷地将整个国家的公务员系统喷的一文不值。而这时候,却不知居委会的公务员们正站在门外准备给你统计生活所需,方便发放生活用品;

4、你在网上看到还有人在维护政府的权威,义愤填膺挺身而出,痛斥他观点中的漏洞,看着他最终不再做声,而围观的人悲观情感更甚,你体会到了胜利者的无比满足。而最终你可能想不到,这个默不作声的人正因为要在疫区安慰的人太多,此刻精疲力尽到失声痛哭。

这次的疫情源自天灾还是人祸,可能永远都会存在争议。但有一点不会有争议,湖北在初期没处理好,而截至目前,相关上级官员们已经逐个受到了处分。对中国而言,这是一场必将过去的灾难,而对经历这场灾难的官员和我们而言,它都是一面镜子,官员们照出了自己本来的面目,而我们又照出了什么?

你是否有回顾过从疫情开始时,你的言行、情感、日常以至于对周遭态度的改变?

逆行者们在拯救着病患,父母们在保护着自己的孩子,建设者们眼光放在疫情结束后的市场征途上布局,有识之士开始趁着这个机会看书学习提升自己迎接即将到来的社会变革。

而你,是不是每天刷微博看公众号追剧打游戏等着上班上课?

这里我并没有针对学生党们,因为不少还没毕业的朋友让我看到了他们的成长。就好比小岳岳,半年前我认识他时,无比暴躁的小伙儿,而今在面对疫情时,那一句“任何提出问题而又不说该怎么做的人只是单纯耍流氓”,竟让我无比欣慰。

但我姑且还是想提一下,三十年前,89年发生过一件以学生为主的大事件,而今都无法明言其细节。但有记忆的人在回顾这三十年,尤其是结合起最近十年,几乎无一会认为当时的行为是正确的。因为将我们这个国家建设至此的人们,不是那群喊着口号向上级施压的学生们,反而是那些默默躲开了人群的学生们。

我希望能看到这篇文章的朋友们,都能在社会中找准找正自己的位置,在自己该有的道路上持续努力,发扬我华夏才子的优秀品质,具体应该就是下面这句话。

说话容易,负重前行的人是深知骂人解决不了问题才负重前行的,望诸君谨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